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遗落在水乡的梦  

2011-11-20 17:08: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的地方,是值得存放一个梦的。比如江南水乡。

水乡梦 - 子禾 - 子禾

我一直把那个梦存放在那里,不忍打破。

梦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意向,朦胧的视觉印象,夹着淡淡的情愫,从内心某个更加朦胧的地方升起,如浸染着淡淡茶香的烟雾,久久地在你身边萦绕。

一个烟雨蒙蒙的清晨,我穿上初冬装,拎着花雨伞爬上去乌镇的车。雨在车窗外无声地下着,偶尔风起,它便随风摇摆,那摇动的尾巴,孤寂得如心中的泪。一个人的时候,最怕下雨,尤其是这种阴冷缠绵的小雨。这种时候,只适合倦缩在沙发上的长毯里,切断所有与世相通的门窗,告诉自己你的世界不会冷!而此时,却要把自己扔进冰冷的车厢,看冰冷的车窗外更加冰冷的世界。

开门,下车。睁开眼,冰冷的世界在眼前凝固。乌镇在大门,有一幅实景画,雕塑出来的人物用极具生活气息的举止、表情、工具,铺起一道梦里水乡的画卷,将我带入陌生的世界。

雨仍然飘着。撑开伞,踏着湿湿的青石板前行,进入古街,我暂时忘却了先前的阴郁,把注意力放进这个梦一般的场境。

水乡梦 - 子禾 - 子禾

 古街由几条小巷组成,我踏进其中的一条。抬头望去,巷子又长又窄,在很远的尽头拐了个弯,延伸到视线无法抵达的地方。两边的木质旧房高高立在眼前,门户紧闭,默默记录着自己的历史。有开放着的门厅,是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家园,众游人参观。茅盾先生的故居就在这幽深的巷子里。想象着那时的先生,就读玩耍于其间,他的童年一定快乐又丰富着。后来先生写下来的那些经典文字,是不是因为在这片土地上蕴育过,才那么朴实无华流芳百世呢?

水乡梦 - 子禾 - 子禾

另一个开着门的地方,是染房,跨过高高的门坎走到后院。不大院子,上空高悬着数不清的白底蓝花布匹。抬头,眼里全是古朴的蓝花花,有青花瓷般的味道从天而降,直抵心脏,好似一位哀怨的女子从久远的年代来寻梦。

    因为下雨,小镇很冷清,长长的小巷,见不到几个人,只有零零星星的游人各自用孤独的脚步丈量着小巷的幽深。

雨一直未停,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抵挡江南水乡的寒气。我匆匆瞥了一眼身后仍然罩在雨雾中的古镇,转身上车。隔着车窗,阴郁重新又回到我体内。雨,还在下,淋湿了千年古镇,也淋湿了梦。我不住地打寒颤,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回家,回家,那里才是最温暖的地方!

那以后,江南水乡的模样一直就以阴郁孤寂之感印在我的记忆里。我一直回避着,我想我无法再承受那些最最清冷的足迹。然而时光总有仁慈的时候,它会在走过恰当的距离之后,将最温暖的光线投射回去,让你惊异地发现,你最不愿意回首的地方,存着你最初最美的梦。水乡梦 - 子禾 - 子禾

因为那个梦,我想再去水乡走一遭。成行的时候,我还是避开了乌镇,因为有人说那里商业味重了,这样的借口正好符合我不忍打破那个梦的心境。

 这一次,去了西塘。同样的水乡,只是味道完全变了。古镇还是那般小桥流水小巷,但巷里的门户完全开放,整条街密密码码全是卖小吃首饰糕点的,活脱脱的一个热闹的集市。到了晚上,原以为夜可以使小镇回归平静,无奈酒吧歌厅一家接一家的喧哗着,极尽所能地卖弄着小资。

几年前,在乌镇,在茅盾故居,有一种铅华尽洗的感觉,而眼前的繁华,与之相比竟有几分俗气。

有一些梦,是不能去碰的,比如曾经的乌镇……

 

 水乡梦 - 子禾 - 子禾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20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