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连载《最陌生的痛》(一)  

2011-06-21 22:44:32|  分类: 浓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原创中篇小说连载《最陌生的痛》(一) - 子禾 - 子禾

 

林萧萧醒来的时候,身体还在颤抖。

       被子下面,那双手似乎还在她赤裸的身上游走。
       那是一双男人的手,体贴的,带着文明意味的手。它小心地拨弄着她的身体,仿佛弹奏着一把古老的琴弦,她的身体,随着每一个音符的跳动轻轻颤栗。

一缕细滑的液体从她的体内涌出,滴在刚换过的床单上。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感在那一瞬间从体内升起,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林萧萧脸红了,不是害羞,而是兴奋。赤裸着,由一个想象中的理想男人摆弄着,爱抚着,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任每一寸肌肤在渴望中燃烧,直至极点。这样的体验,带给林萧萧的是兴奋。

林萧萧爱做梦,她的梦通常都是完美的。记忆中,她很小就开始做梦,梦中,她常常把不完美的东西放进去加工过滤,直至一个个完美的故事诞生。7岁那年,林萧萧和母亲住在小镇上的大杂院里,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冬天,腊梅花开了,萧萧跑到腊梅树下,踮着脚,伸出冻得通红的小手摘淡黄色的小花。邻居家高过她一头的女孩跑到她面前,粗暴地拉她的衣袖:“这是我家的腊梅,不许摘!”

萧萧手里的腊梅花全部散落在地上,沾满了泥。童年的林萧萧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愤愤地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那一地的腊梅花,就象是用细细的针在林萧萧幼小的心上刻出来的。每一个花瓣的形成,都刺痛着她心里最敏感的神经。

那以后,萧萧常常做相同的梦,梦中,她被一个看不清模样的人带到一座美丽的花园,花园里种满了腊梅,每一树的花都开得满满的。那个人拉着她细小的手,指着盛开的腊梅对她说,送给你,够吗?

这样的梦一直伴她过了好多年。后来她再想起那个梦,想得最多的不再是缀满枝头的腊梅花,而是那个牵着她的手看不清模样的人。

林萧萧知道,那个被她虚幻着,进入她梦境的,令她兴奋不已的男人叫唐明伟。

她见过那双手,在白天的走廊上。

她是作为讲师被邀请到唐明伟所在的公司授课的。讲堂设在走廊尽头的大会议室里。

她一手捧着书,一手端着紫砂杯,气质优雅地向会议室走去。和她并排走着的,是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唐明伟。

她喜欢和他走在一起的感觉。身旁这个男人有着她理想中的高度,理想中的体魄,更重要的是有着理想中的气质。这样的气质似乎天生就是用来与她身上的气质相配的。细想来,在这之前,萧萧曾在与她交往着的众多优秀男人中寻觅过,但从来没有发现过与她如此相称的气质。

她希望去会议室的这段路长些,再长些,长到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品味这种感觉。不巧的是,别在她耳畔的那枚紫色发夹在这个时候悄悄滑落下去,清脆地摔在地上。唐明伟弯下腰去,拾了起来,自自然然,大大方方地往萧萧的头发上别。那双手就在她惊怵的时候定格在她眼前。

那是一双干净细腻的手,一如萧萧想象中的男人那般苍劲有力。它小心地理着萧萧滑到眼角的头发,指尖触碰到她冰凉的脸颊。

那一刻,她差一点就失去了镇定!毕竟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她不露痕迹地将瞬间的心慌意乱掩盖了过去。

她惊奇于唐明伟的从容。唐明伟替她别好发夹,对着她微微一笑,那个微笑那么无邪,不会引起林萧萧丝毫的尴尬。如果没有良好文化素养的堆积,如果没有高雅环境的长期熏陶,一个普通的男人,怎么会在不经意间表现得如此优雅和细腻呢?

 

林萧萧是一个美丽而富有才华的女子,她的美丽源于她的才华。她与那些被冠予“漂亮”头衔的女子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她的美来自于她的体内,就像是一块精致小巧的玉,那种美摄人心魄,让人心生爱怜,直想捧在手心揣在怀里。她是本市有名的人力资源培训师,穿梭于各大培训部,还经常受聘到其他城市驻讲。因为有着多年人力资源工作经验,与那些大学专业讲师相比,她的课不仅仅限于理论,更具有实践性,生动性,可操作性。而她与生俱来的美丽,超凡脱俗的气质,清澈透亮的声音,讲堂上的从容淡定,更为她的课增添了不少吸引力。

林萧萧同时又是一个富于幻想的女子。她生活在感性世界里,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季节更替,都会牵动她敏感的心绪。这似乎与她小时候饱读诗书,青春期又深受言情小说的熏陶有关。她相信,她不属于平凡的世俗生活,生命的激情总会在她的人生际遇中迸发瞬间的精彩。

这样的她,似乎天生注定了做不了一个安份的女子。她讨厌平凡的家庭生活,她不愿意沉沦在买菜做饭这样的家庭琐事中,她是游走于都市上空的一颗小行星,她喜欢都市的繁华,她喜欢与出色的男人交往,这样的交往可以让她尽情领略处于风云变幻之端的男人的智慧与风采。

林萧萧如果自己不说,谁都不会怀疑她没有结婚。她有着一张长不大的娃娃脸,一双极富灵性的眼睛恰到好处地镶嵌在那张脸上。皮肤晶莹剔透,不加任何修饰。她一直保持着少女时代的身材,留着一头发尾懒卷的深棕色头发。见过她的人,没有谁会把她与家庭二字连在一起。而事实上,林萧萧和许多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女性一样,过早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丈夫陈建墨守陈规地做着他的小公务员,一份悠闲的工作,一份稳定的收入,于是,这么多年,他们一直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十分自足的生活。但是在林萧萧眼里,陈建与她不属于同一个阶层,她把陈建这一类人分隔在了另一个阶层。如果她所在的阶层代表着时尚、前沿,那么陈建所代表的阶层就是守旧、没落的化身。

环境塑人,这话一点不假。陈建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身上的特质。他稳重坦荡、中规中矩,同时又小心翼翼、优柔寡断。他身上缺少现代男人的进取和潇脱,更没有周旋于女人之间的细腻和温情。陈建出生于干部家庭,他的父母是那个时代的政府机关干部,父亲在机关身居要职。这样的家庭背景给了他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他的童年、学生时代都因此过得相当的顺利,甚至有些风光。家庭赋予他的优越感一直辐射到了他的工作,他由此进入了市直机关,理所当然地做起了人人羡慕的国家公务人员。

相比之下,林萧萧所经历的环境却要坎坷得多,从小到大,她始终生活在充满竞争的环境里。她想要的一切,都需要她付出很多努力才能得到。

萧萧出生在一个远离大都市的乡村小镇,父母都是小镇上的教师。这样的家庭,让萧萧从小就有良好的素养,也在她文静的外表下注入了倔强不服输的个性。萧萧从小喜好读书。在书中,她看到的是另一番世界,那个世界比她生活着的小镇美好得多,那里有她从未去过的公园,有她从未见过的流水般的车流,有她难以想象的摩天大楼,还有最让她向往的美丽的校园。她相信,那个美丽的校园里,一定发生着书中描绘的浪漫爱情故事,而这样的故事,小镇上是从来也不会发生的。

那一年夏天,萧萧上中学,她的班主任是一个刚从师范校毕业的,会拉小提琴的男老师。那些日子,萧萧常躲在校园的老黄桷树下,听单身宿舍传来的悠扬琴声。那些不知名的曲子,和那些她喜欢的书一样,在她心里种了下来。

后来,那个长得像书中男主角的男老师教萧萧拉小提琴。从孩子们崇拜的目光里,萧萧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脱俗。

从夏天到秋天,再到冬天,生活在校园里的少女林萧萧亲眼目睹了男老师的恋情。小镇上最漂亮的年轻女教师和男老师发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之后,毅然离他而去。如此有才情的老师,最终也没能守住他喜欢的女孩。那以后,男老师的琴声少了,魂不守舍的样子让萧萧竟然有些心痛。

一次,学琴的时候,萧萧胆怯地问:“老师,你会走吗?”

老师拍拍她的肩,说:“老师不走,老师舍不得你们!”

萧萧放心了,安安心心地睡了一个好觉。她梦见满树的槐花开了,槐树下举行老师的婚礼,风吹来,槐花象雪片一样飘落,撒在老师和新娘的身上。萧萧想知道新娘是谁,却怎么也看不清。

安心的日子没维持多久,老师终于还是背弃了留给孩子们的信诺,离开了小镇,当然,那份承诺对老师来说是不足挂齿的。可是对于少女林萧萧,却有千斤的沉重。她忘不了放在她肩上的那双手的温暖,也忘不了那双眼睛的认真和深遂。

林萧萧由此坚定了一个信念,她的未来一定不在小镇,而在更远更广阔的地方。

为了那个信念,萧萧在残酷的竞争中一步步走来,那些坎坷的经历,日渐模糊了少女时代的记忆,只是那些生疏的琴声,偶尔会穿越记忆,在城市的上空响起,令人心醉又令人心痛。

 原创中篇小说连载《最陌生的痛》(二)

原创小篇小说连载《最陌生的痛》(三)

点击这里看《最陌生的痛》全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