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清明忆  

2012-04-04 22:36:0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忆 - 子禾 - 子  禾
 

今日清明。这本是个节气,现在又成了假日,因此又被赋予了一些新的意义。

      这一片土地太热闹了,人们几乎倾巢出动,或扫墓,或踏青,或趁机游山玩水。以至于老天也忘记了应景,并没有赐予雨纷纷的断魂场景。把一个本该清清静静忆逝去亲人的大好时光,过得大张旗鼓,热火朝天,沸沸扬扬。基调都变了,还有多少真正的哀思呢?

这样一个特殊的时节,想挖出回忆,纪念一下我的两位亲人。一位是爷爷,一位是外婆。对于他们,我能找出的记忆实在太少。我的童年并未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共同生活过,而外婆离去的时候,我还很小。爷爷2005年过世的时候,我能想到的也只是点点滴滴的片断。

             外婆:

       她在水泥厂当了一辈子工人,最后生命终止于肺上的病,据说是吸入粉尘过多。而那个时候,好象没有职业病之说,我们只知道她得了这个病,并被夺去了生命,我的父辈们也好象从来没有找单位找国家讨个说法的想法。

外婆因为住在大厂里,我们羡慕不已,一到过年,父母就带我们往她那儿跑。那时,父母在镇小学任教,我们兄妹几人都生活在小镇上。外婆的工厂在大城市里,去她那儿,我们可以享受很大小镇上无法实现乐趣。比如坐火车,坐公园里的小飞机,进电影院看电影,看工人师傅们穿着整整齐齐的工作服上下班,那气势,让我对工厂羡慕不已。

最后一次见到外婆,是在我们家。她来我们这儿住一个月,那时她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是休病假。我只记得她蹒跚着在学校里走来走去的样子。那年我大概刚上小学,外婆答应我们,说等我们小学毕业的时候,她要一人送我们一只钢笔,精装的,有盒子。

可没等到我们几个中任何一个上完小学,她就离开了。去的时候,消息很突然,那晚,父母领着我们乘夜车赶去她的工厂。我记得第二天父亲和母亲在会议室时和她们领导吵架,吵得很厉害,母亲哭得更厉害。我们躲在会议室外边,不敢进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我一直没有问过父母当年他们跟工厂领导吵了些什么,结果又是怎样。这些都不重要,外婆走了,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开。外公在我母亲很小的时候就与她离异了。她的一生,独守了大半辈子,逝去的时候也如此孤独,难怪母亲会那么悲痛欲绝。

                                                          爷爷:

我的爷爷奶奶是典型的农民,住在四川农村的大山深处。对那片大山,记忆颇多。每年的署假寒假,我们都跟着父母回去小住几天。那里很穷,每次回去,爷爷奶奶都会做最吃的东西给我们吃,至今我仍记得豆腐包子,手工红苕粉条,还有又香又糯米糍粑、黄粑、叶儿粑……

做吃的是奶奶的事,爷爷的任务就是带着我们满山遍野的跑。他有一支打鸟的枪,我们跟在他后面去林子里看他打鸟。其实他打鸟也是吓唬唬鸟儿们,他那手艺根本就打不着。

每年的大年三十,爷爷都会端出祭祀的食品,煮好的猪头肉、鸡之类的,摆在家门口那个高高的台阶上。再从堂屋里高高的木架上取下一个木偶。我称之为“木偶”,是因为那个造形就是一个男人骑着马儿奔跑。我们好奇地问他这个东西是什么,他神圣地说:这是老祖先人!他告诉我们,我们的祖先就是湖广填四川的时候骑着马儿到这里安家落户的。

爷爷和奶奶常到我们家来,但每一次来都住不了几天,他们老说不习惯,想回去。后来我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工作,不再象小时候那样每年都跟着父母回去了。但那片山还是依然会勾起很多回忆。

如今爷爷已长眠于那片深山林里。他热爱那片土地,他在那里一定会很开心的。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