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野花盛开的季节  

2012-06-06 21:35:1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办公楼外面绿化带拐弯处,总是会摆上种着时令小花的小花盆。那些花娇嫩得如清晨的露珠,似乎轻轻一碰就会跌落。紫色、粉色、红色、蓝色,叫不出名字,开不了几天就重新换一批,永远让你见不到它们凋零衰败的样子。我也习惯了对其视而不见。

这一阵,雨水太多,那里的花被撤走了,空起了一片。今晨,忽见空出的地面长出一片野花。一枝一枝如雨后春笋,拼命往上冒着。有红色的花瓣,圆圆的,不知叫什么名。还有白的,紫的,歪歪扭扭地从草丛中探出圆球似的脑袋。

这片不起眼的野花,让我想起毕淑敏的一篇散文《我在寻找那片野花》。文中写了一位经历十分坎坷的普通女子,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不幸,仍然能够在每天经过的那片杂乱的工地上寻找极不起眼的野花。她当然没有时间将野花和生命的意义联系起来,当然也没有心情感叹花们悲苦的命运,当然也不会自恋地把眼前的小花与自己坚忍的性格联系起来。她只是单纯地喜欢着它们,她的眼里,装着如野花般美好的风景。她的心中,也会因此而装满充沛的爱,足以抵抗人生道路上更多的霜雪和苦难。

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很多,仔细想来,也会感念半天。

我生活中,有个这样的朋友。20几岁的时候,父亲患癌症,放不下这个女儿,托人八方介绍对象。在父亲弥留之际,女儿为了让他走得安心,答应了一桩婚事。女儿出嫁了,父亲安心地走了。

婚后的她,接二连三遭遇不幸。先是企业改制,失去工作,接着女儿检查出患了严重的眼疾,再接着丈夫在外公开与别的女人同居。

那些年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象一个战士,积极备战离婚自立。她在老家租了三层楼的房子开旅店,起早探黑,辛苦地维持着自己和女儿的生活。

很多年后再见到她,她还是备战着。这婚离了十年了,还这么挂着。她说他不同意离婚,而她也确实无力支付女儿昂贵的医疗费,所以暂时搁下来,等女儿病治好再说。

去年见到她,女儿眼睛完全好了,她也从老家搬回城里,开了一家做套装门的小店。自己在城里买了套房子,每天忙于店里的生意,下班又忙着装修房子,日子过得热火朝天的。她的婚姻仍然维系着。她说:都这个年纪了,女儿也大了,还能怎么样?这么些年,看的那么多,哪个男人对你真心呢?自己已经奢望不了什么了,还是给女儿一个看似完整的家吧!说着,她从手机上调出新装修好的家的照片给我看,说:生活除了爱情,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可以装在心里。

    娇艳的花,纵使集万般宠爱呵护于一身,也无法挽留她短暂的花期,因为她们为别人而开;墙角的野花,尽管无人问津,却一样会兀自开放,持久地绽放芬芳,因为她们为自己盛开。

野花盛开的季节 - 子禾 - 子  禾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