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无法捡拾的碎片  

2013-02-23 21:54:5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麦香认识是工作以后的事,但我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童年记忆:孩提时在某所学校门前的那个石头垒起的圆形建筑上跳来跳去,以证明自己的跳跃能力!关于这个惊人的发现,我们感叹了很久。原来我和她小时候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曾经玩耍着同样的游戏!而上帝又让我们成长之后再次相聚,再次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再次过着相似的生活,并且再次玩诸如上网逛淘宝之类的相同的游戏!

因为这份共同的记忆,我们商议着找个时间一起去探访一下存放着那份记忆的小镇。但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总也找不出重叠的空闲时间,于是就将这份共识搁置了起来。这一搁置一晃就是二十个年头。今年春节,因为有了点空余时间,我便顾不得和她再商议,自己和家人一起先行探访去了。

出门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想着那样一些东西:古旧的木质圆顶大门、两边的石柱子、踩上去会发出声音的木楼梯、表演节目的戏台、操场上几个人才能围抱得住的黄桷树…… 还有破败的街道、竖着木板的门市…… 仔细想来,关于小时候的记忆真的已经很零散,像是打坏了的镜子,散落一地。

我按照那些碎片的印迹认真搜寻,我设想着或许可以在某一个转角之后,忽然见到那些具有标志性的东西,比如弯弯的小河,窄窄的石墩桥,比如进入校门之前的高高的石阶,还有拱形门洞,木门上硕大的铜锁…… 或者是古旧的街,用木板竖起来的门面…… 那些散落一地的碎片,应该就在转角之后忽然进入我的视线。

然而过一个又一个转角,眼前依然没有一丁点熟悉的影像。窄窄的柏油路象一条洁白的绸带,在山野田间绕来绕去,直绕进颇有现代气息的小集市。

不错,就是这里,尽管相当不愿意相信!  想来,也怪我太过份了。这个地方离我现在居住的地方不远,只是两小时的车程,我却一别它就是二十几年,它没有义务为了替我保存记忆而将自己封存起来。

下车,问路。

一不小心问到一个我姐姐的小学同学。那人把我当成我姐了!到隔壁小店买东西,店老板直呼我的名字,说:“你认得我不?我是你小学的同学,最调皮的那个!”我仔细一看,果然!那张脸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上果然还能读出点当初的调皮状!出来以后,我在家人面前好好骄傲了一盘:想当年,我家三兄妹在这个地方多有名气啊!没想到儿子一脸的不屑,说:“这种地方只会消磨人意志,名气再大都没用,二天不要叫我来了!”

我赶紧收敛起刚升起来的自信,低调地将自己放在路人甲的位置闲逛。

视线里的集镇已经完全没有过去的影子。当年经常去逛的百货商店已不知去向。记得离商店不远的地方,是粮站,好几个高高的圆形房子竖在那里。大人告诉我们说,那是粮仓,装粮食的地方,我们吃的粮食就在从那里买出来的。于是那些高高的墙在我们那帮小孩子眼里就变成特别神圣。我曾经好长一段时间把那里当成国家来崇敬,因为就是国家在供应我们生活所需的粮食啊!

商店没有了,粮仓没有了,学校呢?记得学校就在粮站的斜对面,每天上学,我们都要从那高高的墙根下经过。但现在我却晕头转向,根本找不到进入学校的那条路。随便问了一下卖发糕的店主,他指了指后面,说在两条街的后面。我忽然有点明白,集市已经往外扩建了很多,我记忆里的很多东西,大概都被钢筋混凝土深深地吞噬掉了。

犹豫了一阵,我还是打消了去学校的念头,因为听小学同学说学校已经全部重修了,我们的木楼房石柱子教室全都没有了,换成了现代化的教学大楼。我想可能那棵陪我们好多年的很大很老的黄桷树还在吧,但我没有问他,我怕得到否定的答案。我也不想再去亲眼见证,因为就算是看到,它的样子也一定完全变了,一定不再是我们仰望着的很崇高的样子了。在那些教学大学面前,它应该不再有当年的自信了。

转身,上车。

车窗外,俨然一幅现代集市图,沿街的商铺品种很多,服装、鞋类、五金、小家电、鞭炮、食品,应有尽有。银行、餐馆、理发店、美容店一并俱全。早应料到,三十年的变迁,不变的只是那块土地,矗立在土地上的,总在不断地变换着。在我眼里,远去的这些岁月,已完全被叠在一起翻了过去,我和它之间,就变成了两幅画之间的距离。而最初的那幅画,已经破碎成很多纸片再也捡拾不起来了。

回来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将这一发现告诉了麦香。我说我们不用再去了,什么都找不到了!她说:就算我们成名人了那些课桌之类的东西也翻不出来了哇?我说是啊是啊,不用出名哈!我们哈哈大笑,好像从此便可以丢下包袱了似的。

其实,一些人,一些事,远去了,还是就让他一直定格在记忆里吧。如果再见时已是另一副完全陌生的影像,还不如不去碰他。我记忆里那些破碎了的纸片已经很少很可怜,无法拼接,还是让它们继续散落在那里吧。



重寻记忆 - 子禾 - 子禾的博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