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十年,文字也会老去(4)  

2014-03-09 22:27:1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告的活跃,搞得报社内部原来那种和谐欢愉的气氛出现了点异味。小小城市,客户资源有限,难免会遇上两人同时联络同一客户的事,搞得私底下很不痛快。这个苗头很快被领导看出来。领导当机立断,将广告业务承包出去。记者编辑们重新回到只做业务的状态。

但放出去的心要收回来,已不是那么容易了。机关报的性质,始终还是有一个明显的框框摆在那里,再怎么改也跳不出那不出那个框框。改革的新鲜劲很快过去,人人都像是又被钉在了图板上一样,只是图板的尺寸稍稍比以前大了一点,但手脚终究还是只能在这块熟悉了的地盘上活动,再也出不去了。

这时的新鲜劲,就是哪位领导换了,领导的排序又该怎么变了,还有就是内部同事谁又调入市委办了,谁又调入宣传部了,然后会有新来的,多半是自带编制的教师。这里象是一个跳板,一只脚踏进来,另一脚就时刻准备着往政府部门跳。

擅长写女性散文的阿颜把自己的老婆从乡镇小学调到报社来了,没到一年,转身进了市委办,再没到一年,两人把婚离了。在报社的那期间,我当真以为她拼命想进报社,是因为阿颜。有一次她把我约到咖啡屋,声泪俱下地跟我讲述她的苦恼,说是沐新影响到了她婚姻的稳定。我大为吃惊,沐新青春活泼有朝气,跟谁都特容易亲近,和阿颜接近得稍微多一些,但也不至于会和阿颜闹出什么事来吧。

我觉得那场“婚姻保卫战”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最后传出来的结论是她早就和一有背景的人物有关联了,最终几步跳,成功晋升几级。当然,个中真实的故事谁也不清楚,只有透过现象去猜测。

 

那张报纸是在2003年的年末正式停办的。因为政策性原因,拆并了很多机关媒体。事实上,我们也一直非常清楚这张报纸存在的必要性不大。这之前,报社一直还算繁荣,各级政府和机关部门支撑着报纸大部分经费,市场化订阅和广告收入填充进来之后,让整个部门过得相当滋润。

同事们知道这一消息后依然尽心尽责地做每一期报纸,甚至比以往还更加用心。预定期限临近的时候,气氛空前凝重,大伙总是低头工作,不谈任何与解散有关的话题。私下里,同事们开始关注自己往后的去处,暗地里的较劲又开始。

有一次,路过某局办公室,局长把我叫进他办公室,说好久没见我,怎么也不见我给他打电话。我搪塞了一阵,说最近都在忙着找新工作。他非常热情地说,有什么困难就找他。

几天后的那个周末,我很意外地接到局长的电话,寒暄之后,他约我去附近的一个度假村。我忽然意识到他话语背后隐含的意思,先前他估计是高估了我的敏锐性,现在不得不主动拿出诱饵,抛向迟钝的我。

我知道他那里有几个自收自支的部门,不需要编制也可以进人的。

想像着他在电视那头说那几句玩笑话的样子,我觉得自尊受到极大的挫伤,心里阵阵的犯恶心。我需要一份工作,但我还没沦落到需要用交易去换取一份工作吧? 在他眼里,我是不是走投无路了?我就那么无能吗?

我原本还想找阿斌咨询一下,看哪些部门有可能找到适合我的工作。我当即放弃了这样的想法,拿着简历开始跑人才市场。

 

200312月的最后一个周四,最后一期报纸成功出炉。这一期格外多印了一些,同事们都说要拿回去珍藏,还要送一些给报社的老前辈。我也得到一张,但没有拿走,我想我就算拿走了过不了多久也会弄丢的,还不如给那些真正喜欢它的人。

报纸出完后,记者编辑们就算彻底告别报社各奔前程了,我们几个兼有行政事务的还要留下来处理后续事务。那些天,就像是世界末日,我们必须赶在1231日这个末日前完成所有事务。我感到那时我们就像是处理报社的后事一般,特别凄凉。

收拾报纸的时候,负责审稿的老陈递了一张报纸给我,叫我收藏起来。那上面有我最后一次发上去的文章,是关于一位村支书的通讯稿。老陈看了那篇后对我说:“还行,能嚼出点成熟的味道了!”“还好,没有苍老就收手了!”我笑道。

那一年的最后一天,下午,我装了满满两袋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报社诺大的办公室,空空如也。我看着我的椅子,还是和每天早上走进来时看到的一样,只是明天不会再来了,以后也不会再来了。离开这里,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又将会卷入哪一段风暴。就是在这里,有一次停电,我爬了9层楼梯后气喘吁吁地跌坐在这里,随手给远方的朋友发了则短信,大意是如果有一天,我累得再也走不动了,可否借你的肩膀栖息?朋友回复道:当然可以,随时可以!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我打起精神,提着满满两袋东西走出报社大门。大街上,车来车往,却没有一辆愿意在我面前停下。风呼拉拉地掠过耳畔,飞快带走眼底的温润。我忽然想起阿颜贴在他的小散文里的一段话:

喜欢你当初的模样,

淡淡静静的清纯,

当我悄悄来到今天,

你是否还在原地坚守?

(完)

十年,文字也会老去(4) - 子禾 - 子禾私人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