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十年,文字也会老去(3)  

2014-03-09 16:09:3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阵子的改革带来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好气氛,我们几乎快把领导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改革后的报纸确实好看些了,广告商忽然如春雨过后的树芽,赶趟子地冒出来。美容美发美食的、移动电信联通的、证券的、保险的、幼儿园的,还有各大局事业单位冠名办专栏的……那时房地产还紧俏的很,要是换到现在的话,只需要守着房地产商做就行了。

广告的收益比起写稿来,要强不知多少倍,记者们都不爱写稿了,转动脑筋调动八方潜能去挖广告。我在圈子里最没有人脉,我就想能完成自己那份任务就行了。一次阿斌让我去某局采写一篇通讯稿,说:“打扮漂亮点,那局长有办专栏的意向,你想办法搞定。”“切,不漂亮就搞不定啊,把人说得!”

局长个子很高,是机关大院里我见过的长得较好的了。他第一次见我,也把我当新来的了。采集完素材后,我顺道跟他提了办专栏的事。他说:“好啊,晚上一起吃个饭,好好商议一下。”

吃饭的时候,他一改办公室的严肃相,热情周到得反倒让我不习惯了。我原想,这顿饭该得我来请呢,谁知他叫了他的一位朋友过来,说是他请那位朋友,顺带稍上我。结果这顿饭是他那位朋友请的!很久以后我回想起来这件事,才有些明白那位被他叫来埋单的人是什么身份。

席间我几次想提专栏的事,都被他叉开了话题。他一个劲的叫我以后下班时间要多出来活动,联络各方关系。“你们报社的女子就那么几个,我都经常见啊,像沐新这样的小娃娃,也经常出来玩到半夜,哪还有你这样下班就回家的?”的确,我们那帮同事一到下班就电话不断,总有人请吃饭。要是某天快下班了还没人请,心里就痒得难受,立马拿起电话主动请别人去。“以后有空给我打电话,一起吃饭可以吧?”末了他这样说。

几天后,他们局的人主动来报社把专栏的事办了。任务完成了,我便把局长的话忘到天外去了。

 十年,文字也会老去(3) - 子禾 - 子禾私人空间

 

当然,像我这样只安于完成任务的整个报社就我一个,我的任务多半也是在阿斌协助下完成的,他那时已经是编辑室的主任了,他经常把他的资源让出来填我的任务。我一直觉得他对我的关照是有目的的。因为他和我同时掌管着报社的现金,现金支取必须我们俩同时在场。不知他背地里是不是在做什么生意,偶尔会向我提出借点现金过度一下。时间短,就两三天,我碍于面子不好拒绝,但又怕这样下去会出问题,只好尽量不接受他的关照。

因为要办理现金业务,我们两人经常坐在三轮车上满大街上乱飞。有时候出来得早,就一起去牛肉面馆吃早饭。有时候在外呆的时间长,阿斌会请我去咖啡店小坐,来上一杯热咖啡。报社有集体活动,也是我们一起去做前期联系。阿斌把我当成哥们,一口一个“哥们”的叫。我任他叫着,心想这样也好,免得招来什么误会。

我是在离开报社两年后才听到传说中关于我和阿斌的绯闻的!有一次在大街上遇上已去教育局工作的沐新。她结婚了,生了孩子,成熟了不少。我们去以前常去的咖啡屋叙旧。她跟我说起这个天大的秘密。那一阶段我和阿斌常常一起出现在大街上的某个地方,城市太小,难免被阿斌老婆的同事看到,随后便传到阿斌老婆那里去了。

我跳了起来:“大白天的公开出现在街上能有什么,又不是偷偷摸摸的!”

沐新说:“是啊,我就这样跟他老婆说,他老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跟人说他们是办公事。”

“是啊,那不就结了吗。”

“结什么结,人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不舒服,同事朋友老是提醒她注意,她能不注意吗?这一注意也觉得不大对劲,两人还真闹了起来。”

我吃了一惊:“阿斌知道!”

“那可不,阿斌说没那回事,可还是继续那样跟你来往。有一次,她老婆还打电话到你家,幸好你家没人接电话。”

沐新的话,在我心里翻腾了半天。这么说,阿斌知道这场误会,却没在我面前表现出半点!沐新也一直知道,也从未暗示过我什么。那段我所经历的美好时光,是在他们的保护之下才得以美好下去的!我在他们眼里,可能就是一个清澈单纯的女子吧,他们可能是不忍心让那些传闻影响我的心情!

阿斌曾说过对我说过,他对我的印象,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定性了,就是那身棉布长裙和披肩直发。他说那么清淡的女子怎么会来报社这种地方呢?

我后来想起他说的那句话,心里就有莫名的酸楚。

报社散伙宴的那次聚会上,阿斌喝了很多。他是报社唯一一名新闻系毕业的正规军。他对这份事业的感情应该会深过其他人。他喝醉了,出门的时候搂着我的肩,身体歪歪扭扭地靠在我身上,满口怀念感谢之类的话,很是煽情。我记不清他当时说了些什么了,只是至今还能捕捉到他内心深处的不舍之情,当然是对报社和多年一起打拼的同事们,还有的,就是对前程的一份担忧、迷茫。

“阿斌确实是喜欢你的!”沐新对我说。我不太相信。后来又回想了很多次,还是不太相信。我不敢跟沐新说我觉得阿斌对我好的目的是为了方便用钱。但确实这件事一直影响着我对我和他之间关系的看法。报社解散后,宣传部对同事们的去向都做好了安排,有的去宣传部,有的去电视台,有的去教育局。我和另外三人是临时招聘去的,没有事业单位的正式编制,宣传部自然不管我们的去向。阿斌本来是被安排进宣传部,但他拒绝了,他辞去公职,去成都一家晚报做编辑去了。去了以后,他就像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样,跟谁都不联系。沐新说他辞职,也有家庭原因,他不想留在这个地方。我有一次去成都办事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出来请我吃了午饭。他看起来很憔悴,睡眼朦胧的,说是上午半天在家睡觉,下午和晚上工作。我们只是简单地聊了一下同事的现状,我没有问他为什么那么久不回去,没问他家里是不是好,我和他之间好像忽然多了一层隔膜,再回不到以前那没心没肺的状态了。

十年,文字也会老去(3) - 子禾 - 子禾私人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