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好大一棵树(上)  

2015-03-08 22:4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年,因为父母工作调动,以及自己学习工作的变化,换过不少居住地。

    这些年,也偶尔有机会回到那些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每一次亲临,心中都有无限感慨,那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常常去钻进记忆里,打乱那些原本有序而生动的画面。我有时会搞不清哪是记忆哪是现实,甚至有时会怀疑留在记忆里的那些碎片是不是根本就没存在过。好大一棵树 - 子禾 - 子禾私人空间

      记忆越远,这种混沌不清的感觉越是多。
     我的那些远去的关于童年的记忆,一直和一棵很大很大的黄桷树有关。那棵树长在我儿时生活过的那个小场镇的学校大院正中,而我的家,恰好就在学校大院里,出门便是树。

    记忆里,那棵树真的很大很大。树干壮粗,要四五个人才能围住。茂密的枝叶像伞一样伸开在学校上空,几乎罩住大半个校园。

    印象最深的,是十岁前后的那些生活,包括我在内的那些孩子,总是在树下玩耍。是的,我一直记得那些画面:春暖花开的时候,大树也发芽了,我们就在树下捡被风吹落下来的嫩嫩的芽。把那些芽放进嘴里嚼嚼,酸酸的,味道悠长。

    盛夏时节,大树长得特别繁茂,遮天弊日的,真像是校园的守护神。到了晚上,大人们在树下乘凉,我们就在树下玩捉迷藏、听大人讲鬼故事。

    等到秋风扫落叶的季节,叶子枯了,黄了。风起时,叶落满地,孩子们就拿起长长的铁丝去捡树叶。将叶子横七竖八的串在铁丝上,串上满满的一根后,就拿回家装进竹篮里,然后又兴冲冲地跑出去继续捡树叶。其实那些树叶最终是没有用的,但在那时,我会觉得那是多么有用,我的劳动显得多么有用啊!

    入冬后,树上的叶子落光了,挡不住风,挡不住雨雪,院子里特别冷。那时最期待的,就是在飞着小雨的天跑到树下,仰着头,看树枝缝隙里飘落下来的雨里,会不会有细细的雪花。

大树下的那块空地,几乎承载起了孩子们所有的业余活动。

    树的旁边,有单杠、双杠。那时,女孩子在单杠上像燕子一样翻转运动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了。我那时胆子特别大,跨上单杠前后翻,可以连续翻上几十个动作。母亲看得吓人,直在旁边叮嘱我快下来快下来。

    离树稍远点地方,有一张石板乒乓球台,除了打乒乓球,印象更深的,是在石板上玩泥巴,捏出各式各样的小玩意。

    树荫遮蔽的那块很宽的空地,最是宝地。下课间,放学后,女孩子们都跑到这里玩跳绳、跳房,不知疲惫!

    那时的我,眼里似乎并没有这棵树,树,只是存在于那片土地上与我完全无关的一个不变的物种。对,我觉得抛开四季来看,它总的来说是不变的,年年如此地存在于我们的世界里。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意识,它站在那里,于我,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物种,它像是有生命的,而我生命的一部分也融入到了它的体内。它一直有意无意地挂在我心中,仿佛那是一个源泉,一直在为我输送着一份最初最纯的养份!

    最近这些年,在经历了一些人和事之后,内心常常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空白。我似乎是在混沌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或者,想要寻来的某些似曾相似的感觉与那样一棵站立在儿时记忆里的大树有关?

    我又似乎把树拟人化了,我搞不清自己寻找的,是人化了的树,还是树化了的人。

    混沌之后,我想我是一定要找个时间回去看它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