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那日惊魂再现  

2015-08-02 18:08:3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试图回忆一下那天发生的事。

天真的很热,不想出门。办公室里开着空调上网,也觉着有些无聊。同事在微信圈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着吃,讨论着玩,讨论着接下来的周末可以去何处避暑。

车间很热,还必须得穿上水蓝色的不透气的工作服,戴上安全帽才能去。没有办法,我挣扎了好几次,终于还是穿戴整齐出门了。

从办公楼到车间,有一条秘道,绿树成荫,正好是大伙夏天去车间的最佳路线。我踩着鹅卵石彻成的小道,穿过树林,很快走进蒸笼一样的车间。

超大的落地扇对着机器旁的操作工人吹,似乎他们也不觉得很热了。我很希望这种时候能放松出勤率的考核,一方面工人师傅们可以自由一些安排自己的时间,另一方面我也不用冒着酷热出来转悠。不过,这都是不现实的。天气尽管很热,却总也到不了可以放假的程度。我最羡慕的,当数有暑假和寒假的老师们了。

这个夏天,我一直策划着请几天假去哪里避避暑,看了好些地方,似乎都不是很现实。

有同事说:“我们这种没假的,再怎么避暑也只能避几天,过几天回来,暑还在,你怕是更受不了那种落差了!”想想也真是这样。

走到安全员办公室,我和他随意聊起防暑降温的事。没说几句,他接到一个电话。我看到他脸色大变,随即起身往车间跑。直觉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我急忙跟出来,往他去的方向跑去。

那是最大的一台关键设备,炉门大开,几个人围在炉旁。我忽然紧张起来:莫非有人从炉子上摔下来了?

我想我那里也一定脸色大变了!只见炉门前方的地上,仰面躺着一个全身木炭色的人,双眼紧闭,双手小手臂举着,胸脯急促地一起一伏。

我完全认不出来这是谁了!

“摔下来的?”我问旁边的工人。

“烧的!”那个40多岁身材魁梧的大汉只说了两个字便抽泣起来。

“救护车快来了,赶紧把车间门打开。”有人向正向这边跑来的看门的老李师傅喊。

我跟过去,想去帮帮老李师傅。

门刚一打开,一个中年妇女嚷着走了进来。是伤者的老婆,刚退休不久。

“咋个了嘛,伤到哪里了?”她叫着向我们走来。

我迎上去,想拦住她。但已经晚了,她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人。

救护车直接开进车间,我拉着她让到一边。医护人员拿着担架飞跑过去。

看到这种阵仗,她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身体在我手中如泥一般瘫软下去。

担架从我们身边经过,她近距离见到了烧到面目全非的家人,突然大哭起来。

“我挺得住!”我听到伤者对她说了一句话。

我扶起她,一边劝慰一边上救护车。她勉强倒在座位上,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起来。

下车的时候,我怎么也扶不住她了,她完全象一滩泥重重地往下坠,然后,双手,双脚开始变硬,人开始发抖……

接下来的一切,兵荒马乱,毫无头绪!

医生兵分两路,一些抢救伤者,一些抢救家属。

我脖子上还挂着安全帽,身上还套着工作服,各种手续办下来,一身已经湿透。看热闹的人围着我们,打听消息。我们只能无奈地摇头,什么也不想说。

微信圈里,同事们还在说晚上餐聚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