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日志

 
 

老友记  

2017-11-14 15:39:3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早有思想准备,在车站见到她的时候,我仍然吃了一惊。

       眼前这个穿着深蓝色防寒衣,身材有点走样的农村中年女人就是我来接的人!她左手提着一只麻布口袋。口袋的一角挖了一个小小的洞,大红公鸡从这个小洞里伸出头来,左摆右晃地看着车辆川梭的花花世界。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给我打电话,我清楚地看到那双手上的粗糙和红肿。这时是十二月,最冷的时节,那双手依然还象儿时一样,一到冬天就被冻出疮,又红又肿,只是,现在的红肿好似被一层草纸裹着似的,全然没有记忆中红得水灵灵的感觉。

       我本该想到,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的她应该同平时所见的农村妇女没有两样,像我那些姑姑婶婶一样的形象。可是我仍然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在我心里,和我同龄的农村女人,也不应该有我姑姑婶婶那样的影子,再怎么说也应该是新农村的新形象吧。

       我甚至不敢细看她的脸。记忆中,那是一张圆润饱满细嫩如脂的脸,两只眼睛清澈得如一汪泉水,而眼前的这张脸,皮肤干得几乎要裂开,鼻子和眼睛底下很大一部分地方都被密密麻麻的雀斑占据。眼睛不再有灵气,似乎也小了许多,生硬地刻在那一堆小黑点上。

       这就是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耍一起成长的那个机灵可爱、清纯柔弱的小女孩吗?

  二

     出门以前,我特意选了一套比较有档次的衣服穿在身上,这会和她走在一起,我有点后悔了,生活,让我和她有了如此大的分别!

       目光和她相对,我隐约感觉到她眼里有那么一丝亮光迅速闪过,然后变成瞬间的迟疑。毕竟多年不见,她也许对我的变化也有点不太适应吧。

        本来想接过她肩上挎着的包,但我犹豫了一下,没接。那只包和我身上的穿着实在是很不配。我和她并肩走着,竟然有些怕遇上熟人。

        她是我儿时的玩伴,小学的同学。那时,我家在镇上,她家在农村。全班几十号孩子中,属我和她成绩最好,玩得也最好。小时几年,我们同桌,放学后常常一起玩跳绳跳房之类的游戏。周末,她和其他几个农村孩子会领着我漫山遍野的跑。我们去摘野果子,扯喂小兔的草。她什么都认得,哪些果子有毒,哪些果子能吃,哪些草是小兔子要吃的,哪些草是小猪要吃的,分得清清楚楚。这种时候,我总是很佩服地看着她。

        从小学到高中,我们都是同班同学。可是高中才读了一年,她就生病退学了。那时我不太懂她得了什么病,很多年后在我们的通信中,我才知道她那时是严重贫血,经常头痛得没法坚持学习。

        命运的分水邻或许正是在此。退学后的她,自然回到农村,和自己的父母一样,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后来又在农村结婚了,生了两女儿。

        我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闰土。那时,我很不能相信闰土会变成这样,我认为那是鲁迅先生塑造人物形象的需要,才让一个活泼机灵的少年演变成糟老头。 

        到了我家,我把她带来的鸡放在厨房的角落里。她站在客厅,搓着双手,不知往哪儿坐。

        我招呼她到沙发上来坐下。她问我哪里可以洗手。我指着厨房门,告诉她去那里。

       她在里面捣鼓了半天没出来,原来那个水龙头不是旋转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开。我进去,给她讲解怎么开的,她恍然地对头我笑,脸上闪过不易察觉的尴尬。

        从她退学后,我便没再见过她。后来有过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也不知从哪一天起书信也断了,音讯随之全无。

        我想,她见到我的时候,也一定为我的变化而惊叹。三十年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已经无从用语言表述,好象突然之间,各自就有了现在的生活状态。

        我泡了一壶茶,阳台上的小茶座刚好可以利用起来。

     此时是下午时分,阳光斜斜地从窗外照进来,落在我们的茶杯上。一种静默的、穿越时光隧道的感觉忽然升上心头。

        我们开始回顾这些年各自的经历,但好像用不了很多话就能够把几十年的变迁概括出来。很多很多的细节,都无法再用语言来复述了。于是我拿出我的相册给她看,想要通过相册来给她弥补这些年的空白。

       我给她讲着每一本照片的来历,哪些是青岛,哪些是九寨,哪些是泰山,哪些又是上海……而她对这些似乎没有一点兴趣,她的注意力全在照片上的“我”身上。

      她一张一张仔细的端详,忽然会冒出一句,这张的羞涩有点像记忆中的样子,那张的眼睛还有点过去的神色。原来,她在眼前的我身上也找不出过去的痕迹了,只有在这一大堆相片中寻找三十年的变迁过程!

      我总是埋怨生活的周而复始,总是感叹日子的一成不变。其实,走过的日子多了,当你突然回过头翻到最初的那一页时,才发现,一切都已经翻天覆地了。

 四

       我回想起很多上学时的事。原以为那些记忆早已模糊,此时与她面对,那些记忆突然被唤醒了似的,纷纷冒出来。

      我想起那时我们一起偷看琼瑶的小说;想起我们背后指点女老师衬衣里面透出来内衣带子,指点男老师的长裤短了也不知道换;想起我们一起谈理想,我想当记者,她想当老师……

      最终,我没有当成记者,她也没有当成老师。

      她说起她这些年的经历,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了两个乖巧优秀的女儿。她说村上好多人都出去打工,她丢不下两个女儿,想等到女儿上高中了再出去打工。小女儿上高中后,可以寄宿了,她想她也终于可以像村里的其他女人一样出去了,可回头一看,自己年龄大了,去城里,除了当保姆还能做什么?保姆那类的工作,除了挣点钱,其他没意义,离她自己当初的理想差了十万八千里。

      后来她去村上的幼儿园当保育员了。她说这样的工作对她来说还有点意义,孩子们至少会叫她一声“江老师”。

      我笑了,原来她心里还想着当初想当老师的革命理想,而我呢?这些年工作上仗着自己是老员工,早已是混日子的状态,每天就想着把工作应付过去,然后淘宝上看看衣服,想想怎么打扮自己,小时候的所谓的理想,早已被我抛之脑后。

      我在厨房里忙碌,她跟过来帮忙。我们一起忙碌着,她一直不停地看我,然后笑。

      我问她:你笑什么?

      她说:我一直记得你还是那个被爸妈宠得什么都不做的小公主,这么些年,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能干的呢?

       她笑起来的样子,突然就有了小时候的神色,只是眼底多了一丝湿气。我的心被那个笑牵动了一下,突然就有辛酸的感觉从心底往上涌。

        我有些明白她的话背后的意思。生活总是会逼迫着你成长的,这样的成长在她看来也是心疼的,正像我看着她一样。

        岁月无情,我们都曾经是满脑子存着幻想的小公主,终归还是被打磨成了那个在婚姻、在现实生活里八面玲珑横冲直撞的中年女人。而岁月也会有有情的时候,她会在你几乎快忘记自己的时候,拉你一把,让你停下来回望走过的路,回望曾经和你一起并肩走过的老友。

        送她出门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摒弃了初见她时的陌生感。我后悔自己刚见她时怎么会有嫌弃感。那个陪你成长的老友,永远都会是老友,无论你们怎么变迁,她终究是你成长路上的见证者,也永远是那个会让你记起自己最初模样的人。


老友记 - 子禾 - 子禾私人空间

 

老友记 - 子禾 - 子禾私人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