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禾私人空间

在平淡的生活里体会一种细节之味,在虚虚实实的人情中保持一种单纯之美

 
 
 
 
 
 

四川省 成都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近期心愿看雪
QQ539798790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忙着生活,忙着迷失

2018-5-26 22:57:45 阅读60 评论6 262018/05 May26

已经是五月底。

阳光那么明艳,暴雨偶尔在夜间肆虐。一场旷日持久的夏季已经开始。

偶尔有人问我都忙什么去了,公众号也不更新,博客也开始长草。是的,很久没有更新了,每一天都瞎忙着,也不知忙了些什么。这些瞎忙,不仅占据了时间,更要命的是占据了思维空间。生活就是这样,有太多这样那样的事,千丝万缕。

回想起来,忙碌是从这一年的年初开始的。从最冷的冬天,到短暂的春天,再到夏天,几个月如一日,似乎没来得及感受冬的凄冷,没来得及好好看春天的花事,没来得及做好入夏的准备,就这么匆匆忙忙地错过了时间的站点。

不知道是为什么,忙碌的不止是自己,身边每一个人似乎都忙着。忙着工作,忙着挣钱,忙着花钱,忙着对付生活中的时不时冒出来的各种棘手的问题,还忙着看身边的各种大事小事,忙着感叹世道,感叹自己,也顺着感叹别人。

忙碌之后,偶尔回过头来,总觉得着那个忙碌的自己并不比不忙的时候美丽几分,反而会觉得更加迷失。

不过有人惦念总还是好事,还记挂着看你的文字,看你的情绪。有一天,你悄无声息地关掉朋友圈,离开你经常留有你身影的地方,而却无人问津,你才明白世间有一种凄凉叫做你终于失败地走了一场。

这种初夏的夜晚,温度刚刚好,没有仲夏夜的酷热,也没有听得让人心烦的知了声。窗外静谧,花草正旺盛地生长。隔着玻璃窗,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忙着过自己的生活,也想着透过自己的窗户看看别人的生活。然后隔着一层玻璃,能看到的终究隔着一层玻璃,你眼中的别人的光鲜,只是你视线所及处的,视线的背后,都有着你无法透视的艰辛。

作者  | 2018-5-26 22:57:45 | 阅读(60) |评论(6) | 阅读全文>>

清明小假

2018-4-8 22:31:01 阅读52 评论6 82018/04 Apr8

阳光是温暖,穿过护栏照在阳台上。

闲置了一个冬天的摇椅,此时沐浴在细碎的阳光里,显得多么诱人。

没有半分钟的犹豫,我拿来湿毛巾,将摇椅仔仔细细地擦洗了两遍。竹藤在光线的照射下,黄亮亮的,越发给人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

清明三天假,天气很应景。第一天,突然的大风降雨加春雷,将气温降到正常状态,也将大地清洗成这个季节应该有的模样。

       花退去,果尚未熟,一遍新绿装扮着整个大地。细雨纷纷,青草疯长,正是踏青祭祖的好时辰。

想出去走走,想了半天,终于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于是放弃出行,在家老老实实地呆了三天。

阴沉了两天的天,在这个假期的最后一天突然放晴了。没有云,天空被洗得蓝蓝的。窗外的景致一如既往的温暖而悠闲。

我搬来电脑、茶杯、手机,决定在这暖洋洋的阳光里独享下午好时光。

上班的时候,总想着要是不上班就好了。放假的时候,如果没什么事,多呆两天,又觉得无所事事,蹉跎着一天天的大好时光。

已是四月,2018年的春天已开始老去,时光逼迫着人这么一天天地走下去。回过头来,总觉得自己把大把把的时光蹉跎掉了,没能收获一点可以拿得出手的成就出来。

明天,又将开始新的工作日,一堆的工作放在那里,等着去处理。

不上班又无聊,上班又痛苦,这该如何是好呢。

作者  | 2018-4-8 22:31:01 | 阅读(52) |评论(6) | 阅读全文>>

进步缓慢,也是退步

2018-4-6 23:27:23 阅读60 评论9 62018/04 Apr6

1

这几天,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又一次被媒体推到前台。摩拜被美团收购,这消息比起前两年报道她创立摩拜,开创共享单车先河的成功事迹来,似乎并不那么荣光,但更多的人看到的是收购之后,她将套现15亿。摩拜被收购,她并没有失败,80后美女,用短短的三年时间实现15亿的巨额收益,这已经是世人难得企及的高度了。

同样的年龄,同样的起点,一些人还在早九晚五的拿着几千块的月薪,背负着房子、车子、孩子的压力,一些人已经奔跑到财富的颠峰。毕业五年,毕业十年,毕业二十年……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路程,不同的速度,必定会有不同的结果。

这个时代,稍不慎,就会抛弃你。你以为你在进步,就不会落后,事实上,你进步的速度太慢,就已经是在退步了。

2

朋友介绍去一家不熟悉的美容院,老板竟然是以前认识的一个小美容师。

她叫小周,十年前,她在一家美容院当店长。那时我与那家店的老板有些相熟,经常去那里。美容院是一个人员流动相当频繁的地方,那些年纪轻轻的美容师们,从学员开始到出师,象流水席一样,一会换一茬,很难有在一个地方呆得很长的。小周是例外。她跟着老板干了很多年,老板很信任她,店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给她处理。

老板是一个坐不住的人,后来考了营养师证,跟着一帮人出去游学开讲座去了。走时把小店转让给了小周。

小周不是特别爱交际的人,看起来不象当美容院老板的样子。我想着她来接管这个店,能维持住原有水平就很不错了。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我不去那里了。这一晃就是十年。

十年的光阴,我完全没有想到,小

作者  | 2018-4-6 23:27:23 | 阅读(60) |评论(9) | 阅读全文>>

三月花事

2018-3-29 22:27:02 阅读67 评论13 292018/03 Mar29

2018年,过得很匆忙。才稍微停歇下来喘口气,已是三月的尾声。

大地上,花儿陆续开了,又陆续凋谢。还没来得及去看满山遍野的油菜花,那抹黄就已经没有了。还没准备好穿上白裙子去那如三月雪般的梨树下走走,那些洁白的花朵就已开始凋零,绿芽已急匆匆地站上枝头。

花事一场接一场,匆匆而过。春天果然是短暂的,只是一场花开花谢。

温度节节上升,预示着满柜子的衣服又找不到合适的那一件了。头一年的这个时节的衣服,拿出来各种的不合适。要么是颜色不对了,要么是样式不新潮了,要么是看起来旧了。总之各种理由嫌弃它。

总想穿一件明亮色彩的碎花雪纺连衣裙,在满眼春意的街头走一遭。也想穿一条雪白的长裙,去乡村田野里与各种自然生长着的花和叶样合个影。

好多好多的愿望都是一眨眼功夫就错过了最佳时机,于是搁置。总是想,时光还多,总会有再回来的时候,等那个时节再去实现那些愿望。然而有些等待便成了永远没有实现的等待了。

开年的这一阵子忙碌,到现在,稍微缓和了一些。回头一看,很久没有更文了。忙起来,便没有那份闲情去构思。灵感这东西也很神奇,满脑子都是俗事的时候,它定不会来光顾你。

前阵子博客不太正常的时候,想着是不是该离开这里重新寻一片天地了。转来转去,总觉得还是没有这个地方自在。十年了。这个地方好像是自己耕耘着的自留地,只有在这里,才能随心所欲地写下去。

还是希望这块自留地能够一直存在下去。

作者  | 2018-3-29 22:27:02 | 阅读(67) |评论(13) | 阅读全文>>

质朴的世界

2018-2-14 10:27:34 阅读76 评论10 142018/02 Feb14

新来的一位领导是零食专家,出差回来,给我们带来一堆零食。昨天又给我们办公室的女生一人派发一盒巧克力。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待遇啊!

临近放假,本来已经很冷清的办公楼,此时更加清冷。园子里的几树腊梅,没有人走近观赏,没有人前打理,还是兀自开放着,散发着沁人心肺的香气。黄颜色的,像是没落贵族,即将凋零的花瓣,颜色有些老旧,但依然保持着优雅的气质立于树枝间。红颜色的,开得晚了些,此时正是饱满的花季。布满皱纹的老树皮上,跃出一两个鲜红的花苞,只能感叹生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枝头上开出花,粉嫩粉嫩的,一大片渲染着整个花园。

立春已过,春天很快就会来了。

早起,看到公众号上推送的孩子写的诗。

我想变成一棵树

我开心里

开花

我不开心时

落叶

还有一首关于爱情的:

我和姥姥没有爱情

她实在太老了

我和妈妈没有爱情

我只是喜欢她的奶子

我和老婆也没有爱情

她现在还是个小屁孩

我和我的枪有爱情

我熟悉它

摸过它身体的每一处

孩子的世界最纯真,因为他们没经过世俗。当我们创作时斟酌每一个词语时,就已经失去了文字应有的美和力量,失去了纯粹与质朴。

孩子的世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作者  | 2018-2-14 10:27:34 | 阅读(76)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又是一年花开季

2018-1-15 23:11:17 阅读45 评论0 152018/01 Jan15

院子里的腊梅花了

这件事是看了朋友圈的照片才知道的!

而往年,发现者我总是第一个,我几乎天天都在那几株腊梅树下观察,看树枝上有没有花苞,看花苞有没有盛开的迹象。我用手机,或者相机记录着这些,发到朋友群里,提醒并向他们炫耀着。

今年的腊梅什么时候打的苞,什么时候开的,我全然不知。我被一大堆头绪不清的杂事缠着,完全忘了这一挡子事了。

今天,独自走进办公楼的院子,忽然闻到一缕淡淡的花香,熟悉的味道,只是仍然不知道怎么描述。

我喜欢灰色冬天里那抹淡淡的黄色,喜欢阴冷空气里那缕淡淡的黄香。雨打在花瓣上,小小的花儿娇弱的样子,特别惹人爱怜。

今年的花儿,在夹着灰尘的干燥的空气里裸露得太久,香味不如往年。我也没有心情走近去看它们,鼻腔又干又痛,也不敢使劲呼吸空气去感受它们的味道。

前段时间在网上淘回来的水仙花,疯了一样的长叶子。叶子长了,东倒西歪的,我也不想去打理。今天朋友发来她的水仙,有花苞了,问我的怎么样。我赶紧去客厅看,在那堆东倒西歪的叶子里找,果然,叶子中间藏着好几个顶着花苞的叶片。

阳台的花台里也种了几株,我顺便去观察了一下,那里又长出好些杂草。水仙立得高高的,还没有花苞。

对水仙的记忆,总和第一次认识它时有关。那个年代,那么冰清玉洁的名字,连根都干干净净,突然就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这种印象此后便根深蒂固地走进了心底。

回到眼前,我想起阳台的花台里也种了几株,不知长得怎么样了。我走出去观察了一下,那里又长出好些杂草。水仙在杂草中立得高高的,还没有花苞。

作者  | 2018-1-15 23:11:17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有多少人会记得你的芳华

2018-1-11 21:52:18 阅读65 评论13 112018/01 Jan11

老旧的火车站的长椅上,年过半百的刘峰与何小萍坐在一起,何小萍说出了几十年前那个夜晚想对刘峰说的那句话。时光荏苒,带走的是青春的激情,留下的是淡淡的惆怅。

这是电影《芳华》的最后一个画面。当刘峰伸出那只还健在的手将何小萍搂过来的时候,一丝隐约的疼痛感轻轻爬上我心头。

刘峰和何小萍,这两个拥有着相同品质的人,在那个年代有着类似的境遇。不被善待,却始终善待别人,善待这个世界。

时代变迁,人也跟着变迁。新时代的下海潮,淘金风,让同样是从文工团出来的陈灿、郝淑雯等走进了物质生活富足的阶层,刘峰何小萍这种性格的人,却只能在社会底层。战斗英雄又如何,救死扶伤的标兵又怎样,一种性格一种命运。

一代人的芳华逝去,还有多人会记得他们?

我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农村同学的父亲是跛子,总出着拐仗到集市上卖菜。孩子们不懂事,总嘲笑这个同学有个瘸子父亲。有一次那同学终于给我们说了他父亲残疾的原因,原来是在一次战斗中受的伤。

同学说起父亲的时候,完全没有自豪感,倒象是做错了事似的。我们一帮孩子听得也没感觉,好像就是他父亲上山砍柴摔了一跤似的。

电影里的战斗英雄刘峰,几十年后为了生存被联防队扣车吪钱,救死扶伤的英模何小萍因受长期精神压抑,后又在战争见到很多残酷事实而精神分裂。

大冰的小说“乖摸摸头”里,写了一则一个老兵的故事。老兵参加了越战的大兵,因受不了战友均阵亡而自己独活的良心上的痛,将工资全部捐了出去,自己隐居到丽江开小店。

小说中的人物不知道有几分真实性,但我相信,一定有这样

作者  | 2018-1-11 21:52:18 | 阅读(65)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数钱数到手软

2018-1-9 21:47:21 阅读50 评论7 92018/01 Jan9

  冬天的太阳从窗户斜射进来,落在电脑椅旁边。那一块带着窗户的模型的亮光,在阴冷的房间里特别显眼,惹得我总忍不住看过去。我想把椅子移到那块细小的阳光里,但移过去了又没法在电脑上工作。

电话总也不断,总是那么刺耳。这一个电话,彻底打断了手上的工作。新公司刚成立,职责不清,我们部门被安排给员工发放上年度的分红奖,并且是现金!

这项工作完全可以简化。首先这笔钱完全可以象工资一样直接到每个人的卡上。第二,我们有财务部,如果非要用现金发放,也应该他们部门承担这项工作。

我去找上级主管申诉。领导找上级协调,最后的答复是维持原判!

去上级财务部门领钱的时候,我和同伴被一叠叠厚厚的人民币弄得一惊一乍的。满满的几口袋,让我们自己复核。财务的验钞机落伍了,没法识别新版人民币,要我们人工清点这么多。我就纳闷,财务的人将这些纸张分成一叠叠的时候,全是手工数出来的吗?

同伴悄悄对我说,可能是,她们手法娴熟!

如果我们要去那些钱重新拆出来清点,估计今天一天就什么都别做了。我们决定相信她们,一叠叠弄好的就不去拆开了,清点好大数就行了。

接下来的工作也不是好干的。我们俩放下全部工作,开始专心对付好几百号员工。

快下班的时候,领导陪前财务部的主管来领钱。他们一边聊天,我一边数钱。领导看我数钱的样子,笑道:“我看你还不如让她自己数。”

我说:“我正想这么说,专家在这里,难怪我越数手越僵呢。”

同伴也停上手中正在数的钞票说:“看嘛领导,数一下午的钱了,就没一张是自

作者  | 2018-1-9 21:47:21 | 阅读(50) |评论(7) | 阅读全文>>

浮华散尽,有没有一个人会惦记着你?

2018-1-8 20:55:30 阅读47 评论13 82018/01 Jan8

      天气预报里温度那一栏的显示是:0-6度。

我看看外面,黑漆的夜幕里,有路灯黯淡的光,有偶尔往来的汽车灯光。不知是雾还是细雨,飘在空中,将夜空下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时应该就是0度吧!

我们坐在路边夜宵店里,吃烤鱼。鱼被分成两半,爬在盘子里,身上堆满了碎芹菜、葱花、辣椒粒混在一起做的调料,看起来特别诱人。刚上桌的时候,还热气腾腾的,吃着吃着就变凉了。

这是一场没有预计的朋友小聚。夜凉着,大家说着逼了好些天的话。分开的这些天,每个人心中都积了很多很多的话,做着的工作,见到的人,遇到的难题,每一样都是新鲜的,每一折有着不同味道的。

散去的时候,夜已深了,路上见不到几个人。起身,走进夜色里,天似乎更冷了。风里有似雨又似雪的小东西飞舞着。我紧了紧衣领,将脖子往衣领里缩了一下,身体仍然打了个寒颤。

回去的路不远,我望向对面的广场,那里静悄悄的,几盏路灯勾勒出熟悉的模样。

红绿灯路口,站着一个人,来往车辆,挡住了他的步子,但没挡住他投向马路对面那个女孩身上的,带笑的目光。

我决定去安静空旷的广场走走。

与他擦肩而过之后,我转头看向他,忽然那身影不见了,对面的女孩子也不见了,整个世界,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

而我分明嗅出了他的味道,有淡淡的酒香,有温暖的气息。

是幻觉!

走进广场,这空空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熟悉的大树、花草、鱼池,和一字排开,伸入广场中心的路灯。

作者  | 2018-1-8 20:55:30 | 阅读(47) |评论(13) | 阅读全文>>

终结是为了更好的开始

2018-1-6 21:38:37 阅读37 评论10 62018/01 Jan6

元月三日,2018年的第二个工作日。

突然降温!久不下雨的天,终于飘起了毛毛细雨。

雾霾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空气,终于亮开了一些,细雨中有一点点泥土的味道。

我迎着细如发细的雨,去公司的另一栋办公楼。

2017年的年末,公司突然来一次重大重组,血雨腥风般的浪潮,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将这块熟悉地盘席卷了一遍。

节前的一周,办公楼开始大换房,三栋不相干的楼,不相干的人,被重新洗牌组合。

那个周五下午,我请了半天假去看儿子。周五晚上,几个同事在微信群里诉说已搬家,好舍不得熟悉的办公室和熟悉的人。

“呆了二十三年的地方,突然说走就走,真舍不得!”

“新的环境再好也没有熟悉的地方好,何况新的环境并不好啊!”

看到这些话,我也突然感到有很多不舍,眼底忽然有些温润。我想起十四年前,同样是十二月底,那时的境遇竟然和眼前有那么一丝相似!

我说:“你们不会周一就直接去新的地方了吧?我们剩下的人多孤单?你们还是先回来,大家合个影留个纪念。”

周一一大早,我预备起照相的装备,想要招呼搬走的同事回来留影。可还没进办公楼,就被安排去另一幢办公楼协助他们搬家了。

不知道搬走的同事们是不是回去了,看到没有人招呼,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呢?

从那个周一开始,每一个都像是被放进洗衣机里似的,总也停不下来。重组后的公司,一切都要新建,以往的工作流程、工作模式,在被打乱的秩序中要继续运行,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付出比以往更多的努力。

这个时代,思变,才有发展,惰性必须打破,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

作者  | 2018-1-6 21:38:37 | 阅读(37) |评论(10) | 阅读全文>>

那一年你也十八

2018-1-1 22:18:40 阅读62 评论14 12018/01 Jan1

2017年的最后两天,也不知道是谁惹的祸,很多人在晒18岁的照片。

我也翻出自己18岁的照片看了看。发现那时的每一张照片,都可以成为芳华的剧照。

那个年代的美好,必须经过岁月的沉淀才能咀嚼出来。那时的我们,脸上洋溢的是单纯。日子过得单纯,内心的需求也单纯。无须担心下岗,无须担心无钱买房买车。生活简简单单,从从容容,日子并不富裕但内心富足,没有危机没有恐慌。

大家聊着那个年代,越聊越觉得有些酸楚。如果可以回到那个年代重新走一次,你会怎么走呢?多数人都说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条路。我想,如果可以回去,我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要好好读书上大学。可能每个人都认为没选择的那条路会更好一些吧。

时间是不是越走越快了呢?那时的我们,最不在乎的就是时间,我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拿来挥霍。而现在,才进35岁的人就天天喊中年危机了,连90后也在喊自己老了,那我们呢?

2018说着说着就到了,而2008年的事还好像就在昨天。那年的地震,历历在目;那年公司新领导上任至今;那年搬进新居时内心的焦虑;那年因担心美好年华即将逝去而写下的“祭文”……十年,果真只是弹指一挥间。

二十年又怎么样?三十年又怎么样?依旧也只是一转眼,只是几张照片的距离。

回顾2017年,谈不上收获,也就没有总结,好像只是路过,在公司,在自己的城市,在别人的城市,只是有过或长或短的路过而过。

2018年,谈不上愿望,也就无从计划,也只是一定会踏入的另一段旅程。或许依旧是踩着2017年的脚印,再次路过。

好在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你现在经历着的每一天,都是你此生中最年轻的一天!

作者  | 2018-1-1 22:18:40 | 阅读(62) |评论(14) | 阅读全文>>

送别2017

2017-12-25 22:44:53 阅读73 评论13 252017/12 Dec25

一转眼,2017年只剩下最后几天了。

2016年的最后几天,我用文字追忆了一下将要过去的一年,仿佛就是昨天才做过的事,转眼已又是一年。总是在时光快要溜走的时候,才想起该去珍惜,该去怀念一把,这似乎也成习惯。

天很冷,冷得和往年不太一样。往年的冬天,是细雨稠密的阴冷,今年的这个时候,天气却有些象北方,早晚冷到零度,中午却有暖阳将气温拉升到十度左右。前段时间去高原上的小城黑水,经历的就是这样的天气,一早一晚的冷风,可以刺入骨子里,白天的艳阳下,又是暖融融的。当然,盆地的冬天,再怎么也比不上高原地带,那里的阳光纯净温暖,蓝天白云让人心旷神怡。盆地里冬天的阳光,再怎么好,也总是被雾和霾阻碍着,不够纯粹,不够温暖。

生在这里的低海拔区,我还是宁愿多一些雨,适当的阴冷,至少空气能干净很多。

电影《芳华》在这个寒冷的季节上映,好像给很多人的心冷上加了一层薄薄的霜。我却忙于工作生活中的各种事务,没还来得及去看。当然,也还因为没有合适的伴,没有合适的心情。这种电影,至少应该满足以上两个条件之一,才能有所收获吧。

自媒体上,出来很多关于这部电影的影评、感悟,似乎每个人心中都有与之相通的部分被唤醒,人生无常、岁月无奈,一种性格一种命运,时代背景下,有谁能料想到自己将会走出怎样的人生呢。

这些天,公司忙于重组,各种现实的措手不及,各种内心的兵荒马乱,停息下来,自然会有很多回顾。追忆过往,回首各自的经历,展望前程,人人心里都是五味陈杂。

《活着》中有这么一段话: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明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作者  | 2017-12-25 22:44:53 | 阅读(73) |评论(13) | 阅读全文>>

这一天

2017-12-2 23:48:05 阅读69 评论5 22017/12 Dec2

      早上,母亲发消息来说,今天是你农历的生日,国历过完了农历还可以再过一次,记得煮一个鸡蛋来吃。

我拉开冰箱,最后一只鸡蛋被我昨天吃了!出去买,来不及了,修水管的师傅已经在敲门。家里墙壁里面的水管漏水,楼下来投诉,昨天师傅修了整整一天,还没弄好。

不知道是不是对年龄有一种恐惧,有一段时间特别讨厌过生日了。这一天,要是有人提起,那简直就是在跟你说,你又长一岁了!

18岁那年,我参加工作,分配到车间实习,我的师傅是女的,28岁,孩子4岁。那天我想,我要是28岁孩子4岁,日子还有什么意思呢?

30岁那年,我离开岌岌可危的企业,去一家新单位上班,那天我和闺蜜去相馆拍了一套艺术照,心想美好的日子就这么没有了。

40岁那年,我搬了新家,开始背上房贷。生日那天,搬家,一大家人来新房子吃了热热闹闹的开锅饭。喧嚣之中,我看到自己的未来:还房贷,老公的母亲重病做手术……那天,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剪掉长发,祭奠青春》,想着自己的青春岁月就要结束了,心里无限的伤感。

那时我当真把留了几十年的长头发剪了,弄了一个民国发型,心想着以后就只能专心过干净利落的中年妇女的生活了。

但是,我的祭奠没有成功。凭借着太多的不甘,第二年,我又让我的青春复活过来了!我重新留了长发,重新打扮自己,重新吊着青春的尾巴游走。

如今,对于生日,更多的是淡然,不欣喜,也不惶恐。这一天,我常想到的,是几十年前母亲生下我的时候。那时,母亲才二十几岁!

作者  | 2017-12-2 23:48:05 | 阅读(69) |评论(5) | 阅读全文>>

催婚

2017-11-22 16:24:09 阅读61 评论7 222017/11 Nov22

立冬以后,天日渐短了。

        正是下班高峰,车水马龙的,汽车被堵在街口,拼命发出刺耳的叫声。我必须得见缝插针,才能迈开它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自从父亲开始透析,我常常半夜里被惊醒,闭上眼睛,就是父亲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他很高大,但被子下的身子好像缩小了很多似的。透析器摆在床边,几根管子在机器和他的身体之间胡乱连接着,管子里流淌着鲜红的血。

        天确实有些晚了,病房里已开始亮灯,灯光惨白,从密密麻麻的窗口透出。

        推开门,我以为见到的又将是父亲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接受冶疗的样子,谁知母亲竟然也在。

        母亲侧对着门,手里拿一件大红色的外套在自己身上比划。她低头看看衣服在身上的样子,又抬头看看父亲。衣服贴在她瘦削的身子上,显得又长又大。父亲就坐在床边,披着他那件穿了很多年的厚重的棉大衣,斜眯着眼睛打量着母亲,还不停的点头。

“妈!你买新衣服了?”我好生奇怪,十几年没穿过新衣服的母亲,怎么会突然买衣服呢。

       

作者  | 2017-11-22 16:24:09 | 阅读(61) |评论(7) | 阅读全文>>

难忘的一天(写作训练课作业)

2017-11-16 15:07:58 阅读56 评论7 162017/11 Nov16

     我一直记得那一天的雨。

是那种细细的,只能用皮肤去感知的雨。

     初冬,天一如既往的灰。我抬起头望着雨,雨的样子并不清晰,只像是毛乎乎的东西在空气中飘。轻轻吸一口气,带着湿气的小东西便钻进你眼里、鼻子里、毛孔里。

     这是小街背后的一条小道,沿着小道修了一条长长的栏杆。栏杆下面,低下去很多,是铁路,铁轨从这里延伸出去,左边通往我家,右边通往学校。我家和学校在两个不同的城市,那个年代,火车就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放寒暑假的时候,就是那种和邮政信箱差不多颜色的绿皮火车,载着我们这群少年少女往返于家和学校。

     我走到一棵大树下,这是一棵梧桐,笔直粗壮,象伞一样站立于围栏里面。树叶已经黄了,一些掉在地面,圈缩着怕被风圈走。一些还挂在树上,颤巍巍地迎着风。雨太细,无法滋养它们枯黄着的身子。

约定的时间到了。

     而你还没有来。

     我大概能猜到你约我到这里来的目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还是需要一个正式了断?其实渐渐疏远已经是事实,而我也很安心于这样的疏离,就像是借用外力将自己无法戒掉的恶习慢慢抛离,对于我,也许这是最好的方式。

     我倒觉得我们已不需要仪式之类的东西的,就当是这个年龄的小孩子玩了一个本不该玩的游戏,就当它是一个游戏好了。

作者  | 2017-11-16 15:07:58 | 阅读(56) |评论(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